南京麻将|南京麻将技巧分析

于成龍:被康熙皇帝稱天下廉吏第一,古今第一廉吏 于成龍資質平平 又無背景 為何能如此成功呢?

2019-08-21 11:11 評論數:

于成龍是清朝初期的名臣、循吏。于成龍在二十余年的宦海生涯中,三次被舉“卓異”,以卓著的政績和廉潔刻苦的一生,深得百姓愛戴,被康熙帝贊譽為“清官第一”。

1681年某天上午,康熙皇帝在紫禁城親切接見了直隸巡撫于成龍,拉著他的手說:你是“今時清官第一”!算起來,于成龍可能是受康熙皇帝表揚最多、評價最高的干部。由于他的推崇,三百多年來,于成龍可謂家喻戶曉。如今電視劇等文學藝術作品的渲染,令于成龍的形象更加豐滿,一些同志在感嘆之余,又覺得他完美得高不可攀。然而,事實并非如此。

于成龍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員,與我們有許多相似之處,有些硬件條件可能還不如我們。落榜復讀生,智商平平。于成龍是明代御史中丞于坦后人,但家道早已中落。雖然志向高遠,偏偏考試不行,二十多年過不了科舉關。1639年(明崇禎十二年),23歲的青年于成龍在太原參加鄉試,結果與舉人擦肩而過,只中了個副榜貢生,就是落榜生中基礎比較好的,可以免費到國子監復讀。不久明亡清興,一耽擱又是幾年。清朝恢復科舉之后,于成龍又考了幾次,仍然考不上。終其一生,他的最高學歷還是落榜復讀生。后來當了大官,在一些重要場合,禮儀規定必須寫明職務級別和學歷。這項規定對他來說無異于羞辱,等于舉著牌子告訴所有人:我不但學歷低,還是“偽”學歷。局勢穩定后,官場中人普遍高學歷,低學歷低人一等,當事人當然自卑。而“前朝”這個標記對于于成龍來說,是更加沉重的歷史包袱。封建士大夫思想意識偏激,認為高尚的知識分子應該以身殉前朝,至少應該老老實實在家種地。在后朝做官屬于大節有虧,同女人改嫁一樣丟人。可以想象,于成龍承受了多大的心靈煎熬。入職晚,工作崗位奇差。于成龍最終能進入官場,得益于政府的一項特殊政策。清初百廢待興,干部奇缺,科舉取士根本趕不上需要,朝廷決定直接從社會上挖人才。于成龍喜從天降,居然被選中。但這塊餡餅并不好吃,他的工作崗位是廣西羅城縣令。羅城剛剛歸化不久,自古瘴癘荒蠻,而且距內地好幾千公里。長期戰亂導致縣城只剩下6戶人家,無民生可言,無基礎設施,民風冥頑兇悍,犯罪分子明火執仗,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。朝廷此前派去過兩個縣令,一個被人殺了,一直無法破案,另一位干了沒幾天,為了保命,扔下大印跑路了。這一年于成龍已經45歲,干還是不干?

犯過錯誤,受到斷崖式處理。于成龍不是神,至少有兩次犯錯誤的記錄,而且處分都很重。一次是在武昌知府任上,他負責為部隊架橋。這個山西人對水鄉不熟悉,工程質量不過關,軍隊還沒使用,橋就被洪水沖垮了,結果受到了開除留用的嚴重處分。另一次發生在兩江總督任上。這個職位是于成龍事業的巔峰,但因為年紀大、疾病纏身,疏忽了對身邊工作人員的管束。他的助理田萬侯打著領導旗號為非作歹,造成了極壞的政治影響。康熙帝沒有因為器重于成龍就手下留情,嚴肅追究了他的領導責任,于成龍被連降五級,實實在在的斷崖式處理。曾經動搖過,也有自己的小算盤。于成龍不是輸入固定程序自動運行的機器人,面對壓力也會恐懼軟弱。初到羅城,兩間四處透風的破茅草房便是辦公室加宿舍,幾塊土疙瘩壘成辦公桌,夜里害怕壞人進來,不敢睡覺,餓肚子更是平常。花錢招聘過兩撥工勤人員,有的被兇徒打死,有的嚇成了神經病,余下的不是病死,就是不辭而別,縣太爺連正常生活都難。于成龍后悔了:這鬼地方簡直是人間地獄,我腦子有病啊,我自找的!快扛不住的時候,他接連給上級打報告,強烈要求調動工作。假如大家都不安心在艱苦地區工作,不等于國家版圖縮小了嗎?所以上級沒有理會他的申請。雖然說了落后話,但活兒確實干得漂亮,于是朝廷重用他為四川合州知州。于成龍如釋重負地告訴好朋友:羅城的城隍廟真靈啊,我去求過平安,現在真的活著離開啦!也有小毛病、小愛好。于成龍可能是清代綽號最多的高干,比如于青菜、于糠粥、于半鴨、于青天等等。實際上也有不那么正面的綽號,比如酒徒。他的確喜歡喝點小酒,但凡條件許可,每天必喝。盡管沒有耽誤事的記載,但作為地方一把手,被圍觀拍磚是逃不掉的。就是這樣一個尋常人,康熙帝器重他,官場尊敬他,歷史學家認可他,百姓懷念他。如此超越時空、各方評價高度一致的封建官僚,在歷史上極其少見,簡直就是奇跡。

于成龍為什么如此成功呢?主觀上,與人民緊緊相擁。于成龍書讀得很多,加上祖先的影響。儒家倡導的“民本”思想、“為生民立命”的價值取向,是他人生的基本信念。“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,明末的腐敗和明末清初的戰亂,讓他對人民的苦難抱有深深同情,堅定了他的使命感。正因為如此,當有人勸他別去羅城找死,暗示他副榜貢生前途有限,不值得拼命,他一抒胸臆,解釋了別人的疑問:科舉制發明之前就沒人做大事嗎?我去羅城不求富貴溫飽,只求“天理良心”,老百姓活得好一點。他賣掉房產湊齊路費,毅然赴任。“與民相愛如家人父子”,寧愿吃糠咽菜,也不拿他們一個子兒。深入虎穴臥底,與土匪稱兄道弟,然后從重從快活埋了匪首。所到之處,無不迅速恢復秩序,人民安居樂業。——正所謂“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”。康熙帝稱他是“天下廉吏第一”,至今人們還把他同“清官”等同,其實這是不全面的。于成龍不但清廉自愛,而且大有作為、善于作為,施政目標始終是保土安民,代表和維護了最大多數人的利益,人民性清晰。因此,于成龍的“得票率”自然高于曾國藩、左宗棠。

客觀上,于成龍趕上了千載難逢的大時代。1661年(順治十八年)是中華民族的重要時間節點。這一年,康熙皇帝登基,中國古代文明的黃金時代開啟。同樣也在這一年,老書生于成龍當上了羅城縣令,幸運地趕上了大時代的特快列車。“察吏安民”四個字正是康熙皇帝的執政理念,直指時弊,順應民心,符合時代要求,契合于成龍這類有抱負的知識分子的人生追求。康熙帝圍繞安民從嚴治吏,多次說“朕事事以百姓為念”。對這樣的君主,于成龍沒有理由不忠誠。而他的忠誠不是說在口頭上、寫在文件里,而是體現在保土安民的實際行動上,甚至愿意付出生命。他的忠誠還表現在胸懷坦蕩,不揣摩上意,只要對社稷蒼生有益的事就大膽去做。在兩江總督任上,于成龍請求皇帝破格提拔與自己同名同姓的愛將、同樣廉潔有為的小于成龍。康熙帝力排眾議加以支持,最終小于成龍也成為名臣,貢獻多多。假如沒有志向的一致和心靈的默契,這樣的故事不可能發生。

于成龍去世后,康熙帝還向人打聽他的事跡,并且感慨說:“居官如成龍,能有幾耶?”其實,經過一個甲子的努力,康熙的清官能吏隊伍蔚為壯觀,除了兩個于成龍,還有張伯行、范承勛、格爾古德、趙申喬、彭鵬等等,名單很長很長。沒有這樣一個名單,就沒有康乾盛世;沒有康熙這樣志向高遠的卓越政治家,就沒有這份名單,兩者互為因果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南京麻将 欢乐生肖全天三期计划 宾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608彩票 牌九双天至尊 辉煌在线娱乐 晴天棋牌 东彩娱乐 是正规的吗 重庆三星走势图 快3中奖绝招最新126